大鱼长生

【GF】【AT】Freaks


Bill Cipher / Peppermint Butler无差





OOC预警!


被小伙伴说并无cp感,所以就当友情向吧❤








 纯恶已经远去,但恶灵仍旧游走在梦境里。而我有幸再次目睹吸血鬼的时代降临和覆灭,吸血鬼之王,在我过去对邪恶力量的研究中被无数次提及,但他本人更为惊奇。我刚见到他的时候……



“Wow,我从来不知道你对吸血鬼有特殊的迷恋,这太老套了。”






薄荷糖一个激灵,笔从他手里掉到桌面上随着惯性滚落地面。反手迅速把日记合上后薄荷糖回头,看见Bill Cipher穿着他惯常的一套黑西装和明黄色衬衣,不怀好意地拿着他的黑色手杖顶了一下帽檐权当问候。 



“Cipher。”薄荷糖沉下脸,看着那个独眼恶魔冲他咧嘴一笑,露出满口尖牙,“再有一次,我会让Gamball Gardian把你轰成渣。”




“哦,我对此毫不怀疑。科学公主和她的玻璃脑袋武器能在瞬间摧毁我,一个纯粹能量体!吓死个人了!”Bill用手杖敲了敲地面,假惺惺的说道,“所以,你写日记?还对邪恶生物做研究?那个泡泡糖影响下的自主行为?我得说那姑娘的研究都是废物,字面意义上的。嘿要不要来点儿鹿牙?”



“不了,谢谢。”薄荷糖扫了一眼一阵白光后出现在Bill手中白惨惨的牙齿,“但是我很好奇你从哪里搞来这些东西,鹿可不是个友好的朋友。”




“我知道,凄惨的回忆,糟糕透顶。”见薄荷糖狐疑的挑起眉毛,Bill转了一下手杖,戏剧化的提高声音,“别怀疑,我知道很多事情!全视之眼,知晓世间万物,不同时间不同空间,甚至预知未来!”






“真的?”薄荷糖嗤笑,“那你也曾经预言过你在重力泉的惨败吗?”



“并不好笑,我的朋友。”Bill收起假笑,瞳孔收缩成蛇一样的竖线,手杖凭空消失,红色从发梢取代了他明亮的头发,“别试图激怒我。”



“如果这能让你少说两句,朋友,我会试试的。”薄荷糖俯身捡起掉到桌子下面的笔收到笔筒里,“现在,如果你不介意……”



“peps!”走廊里突然传出泡泡糖公主的大喊和她急促的脚步声,“弄点甘菊茶给我!看在团神的份上,快点!”



薄荷糖叹了口气,把日记本塞到《黑魔法的起源与发展》和《巫毒秘史》两本书之间,推开椅子站起来对着门外高声道,“马上,公主!”



Bill在薄荷糖从他身边经过的时候后退了两步,摆出一个仰卧的姿势漂浮在半空,对着薄荷糖走向橱柜的背影调侃道:“啊哈,现在又开始对黏糊糊公主鞠躬尽瘁了?不再背着她和她的玻璃脑袋巨人玩黑魔法了?”



薄荷糖把水做在炉子上,熟练地从橱柜里拿出杯子和瓷壶,背对着Cipher说:“别再让我听到你用那个词称呼我家小姐,或者你想来个第30死亡世界巡游?”



“Wow,冷静,无意冒犯。”Bill飘到薄荷糖管家身后,注视着他把干花洒进茶壶里,顿了一下缓缓开口道:“说实话,你的魔法能力在我游历过的所有维度中都算上乘,如果我们联手……”




“不。”薄荷糖毫不犹豫地打断他的话,一边把炉子上沸腾的开水倒进茶壶里一边道:"没门,想都别想。我永远也不会背叛泡泡糖。她是我的造物者,而我的忠诚和荣耀都归她所有。”放下开水壶,他转头看向漂浮在半空的黄色异次元恶魔,威胁似的吐出蛇一样的信子,“别再想着统治世界了,在这个次元你我都微不足道。”



“好吧,我的错。”Bill耸耸肩,他并没有指望这次试探能够成功,而事实也证明它和之前31次一样失败。这个名为Ooo的大陆无时不刻不给人惊喜,尽管不想承认,但是嘿,连刀子都能像下雨一样从云里掉下来,这个点子自己以前在重力泉横行的时候都想不到!




而眼前这个管家由糖制造,沉迷黑魔法,纯粹邪恶的生物,但同时对他的君主致以无上敬意献上绝对忠诚。Bill对他感到好奇,这个薄荷糖不像只拥有短暂生命的懵懂人类,也和为非作歹的恶魔有所区别。他有着自己特立独行的道德准则,而Bill对此抱有极大兴趣。





沉默充斥着昏暗的房间。薄荷糖管家把淡绿色的澄澈液体倒进茶杯里,袅袅清香顺着热腾的白雾弥散开来,传到Bill的鼻子里。



“不介意我喝点茶?”Bill站到薄荷糖身边看他倒茶的动作,突然觉得管家真是个适合他的职业。




“どうぞ。”薄荷糖又从橱柜里拿出一个瓷杯摆到Bill 面前,那个恶魔懒洋洋的打了个响指,茶壶便在一簇温暖的蓝色火焰中脱离了他的手飘到茶杯上方。他取出一个银质托盘,把给公主送去的茶放在上面端起来向门走去,“别在我不在的时候乱翻我的日记。”








“只要我想,我会知道的。”Bill拿着他那杯甘菊茶漂浮到窗边,坐到一把舒适的扶手椅上对薄荷糖举杯示意,“你真是个怪胎,薄荷糖管家。”






薄荷糖没有理他,只是径直打开门走了出去,在关门的时候转身看向一直把目光停伫在他身上的黄色恶魔说:“而你是个疯子,Bill Cipher。”






“彼此彼此。”










END

逗比的小伙伴与忧郁的我

我的小伙伴是个深井冰。
哀伤的我不知道每天应以什么表情面对她。
( ・᷄ὢ・᷅ )这个好了。
₍ↂ⃙⃙⃚⃛_ↂ⃙⃙⃚⃛₎算了还是这个吧。

她有170+的身高,大眼睛,和一排耸立的呆毛。
真的是一排哟。
她还有细长的手指和线条优美的小臂,练古筝练的。
但天地可鉴在她明确告诉我之前我想象过她打快板说相声扭秧歌练安塞腰鼓甚至跳非洲土著舞,也没想过她会弹古筝。
有一种WTF的感觉呢。

最近天凉了,让王氏破产吧。
不好意思走错片场了。
最近天凉了,大家的手也都凉了。别人家的小伙伴都萌萌哒凑在一起共享一杯热奶茶或一个暖手宝,但我的小伙伴,她是如此与众不同让我想要落泪。
她在我友好的伸手与她相握的时候把手塞到我的袖子里攥住我在羽绒服和厚毛衣的包裹下温暖的胳膊。
她说她活过来了。
₍ↂ⃙⃙⃚⃛_ↂ⃙⃙⃚⃛₎哦。

我的小伙伴是个深井冰。
每天我都不知道要以什么表情去面对这一事实。

上一篇日志是她发的。

全篇都是句号有没有显得我冷酷一点呢。
事实上没有酷只有冷而已。
冻成狗。



小单单的自白

雷地丝俺的站头们!大家好!我叫单单单,是天津市的一名高二的小学生。😄
再过一年我就要飞到米果去了,为了记录我到现在为止丰富的人生,我来讲讲我的人生。